丁克敬的第二个科技之春

唐山市老科协

  "真的没有想到,退休之后还能成为一个高工!现在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发表我的科研观点了,我终于可以在自己设计的图纸上签字了!"
  67岁的丁克敬,说这话时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爽朗的笑声里甚至带了些孩童的稚气。在场的人被他热烈的情绪深深感染,也吸引着大家的好奇心,想了解他与技术职称有怎样的情结和人生故事……

缘定"科研"

  原子弹实验基地与锅炉厂,听起来风马牛不相及,可是它们却是链接丁克敬生命旅途的两个最重要的驿站。
  1964年,19岁的丁克敬憧憬着为祖国贡献青春的理想,满怀豪情参军入伍到国防科委的21基地(原子弹实验部队),在我国西部大漠深处战斗了12个年头,宽广寂寥的大漠锤炼了他超强耐力、果敢刚毅的特有性情,高科技的战斗岗位蓄养了他喜探究、好钻研的工作作风。
  1976年,他转业到当时的唐山市锅炉厂任副书记、副厂长。
  面对原子弹发射基地与锅炉厂的大角度转换,当时丁克敬确实有些茫然,无疑,在这里他是个门外汉。他别无选择:不想做外行领导内行的领导,就要俯下身来学吧!于是,深入车间、班组,拜老工人为师,设计、工艺、安装、修理、检测,没有不涉猎的环节、没有不深究的技术。除深入实践学习外还利用业余时间阅读技术书籍和资料,提高技术理论水平。经多年努力,丁克敬不仅成了内行领导,还成了研究环保节能锅炉新产品的科研主力,他对环保节能锅炉的研究几乎到了着魔的地步。在环保锅炉厂的16年间,他独立设计了型煤锅炉、燃油燃气锅炉、生物气化锅炉,同时形成了系列,达30多个品种,获得了国家专利、国际金奖、国家环保科技奖,多家报刊发表了他的科技成果。
  尽管如此,他仍然是没有技术职称。因为他在厂里属于党务行政工作。之后他调任几个单位任职--唐山市电工机械厂党委书记兼副厂长;唐山市机械电子局劳服公司总经理兼书记;一直到2005年从唐山市工促局退休,没有机会评定技术职称成为他的一个缺憾。唐山市环保锅炉厂的产品,三个系列、几十个品种都是丁克敬设计的,因为没有技术职称,图纸上报备案时他没有资格签字,必须另请高级职称的人签字才能上报;国家技术监督局到厂升级验收,他只能以厂长的身份汇报,却没有资格以专家的身份面对。
  每一次的上报,每一次的纠结;每一次的验收,每一次的尴尬,使他心中郁闷、难言和无奈。
  2010年,唐山市老科协向他伸出援手,根据他的申请,认真为他整理材料,组卷、报卷。在市老科协的推荐下,省老科协根据其科研成果后,经评审,破格评定丁克敬为高级工程师。这是对他的技术水平的一个肯定,也是对他大半生奋斗的一个公正评价,同时促使他的环保节能锅炉研究取得了更大成果,开启了他人生路上的第二个技术之春。
  如今,丁克敬在老科协这个温暖的"新家"里,申请组织课题研讨、参加专家论证会等等,找到了专家感觉,并名正言顺地以专家的身份在自己设计的图纸上签字;面对上级的检查验收,也能以高级工程师的身份与上级专家们一起,在一个层面上共同探讨技术问题。

"锅炉"为伴

  说起与"环保节能"锅炉的情结,他的神情里流露着淡淡的忧虑。他说:环保节能是大事,但是实际上,环保问题,喊了多年没真正解决,让人很着急。锅炉污染物排放占我国污染物排放总量的很大一部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我国学术界就有专家提"工业锅炉型煤化"的问题,认为这是锅炉产品的一个发展方向。丁克敬对型煤锅炉,增设了全拱,解决了型煤燃烧强度低、速度慢的全国性技术难题。由于提高了炉膛温度,煤炭充分燃烧,在炉膛内消除了烟尘。这就改变了锅炉冒出烟来,再安装一个除尘器除尘的习惯,不但使能源得到充分利用,还减少了鼓风机、引风机、除尘器,也省了电。由于型煤制作可加固硫剂,二氧化硫的排放也可以解决。型煤锅炉是从源头治理污染。多年来,他为自己人生选择的第三个驿站,就是退休之后"继续与锅炉为伴"。这时的丁克敬,无论从环保节能锅炉的理论层面还是技术的深度研究都更加炉火纯青。
  他说,"环保节能锅炉的研究是无止境的"。开始他研制型煤锅炉、燃油燃气锅炉,现在又在研制生物气化锅炉的道路上前行了4个年头。

蓝天的护卫

  所谓的生物气化,就是既可以烧煤,也可以烧生物秸秆。在丁克敬研究生物气化锅炉之前,我国市场上有煤气发生炉。煤气发生炉产生的煤气,通过管道连接输送到另一台锅炉上去燃烧,需要安装燃烧器和控制系统。而丁克敬的研究是致力于减掉这一环节。把煤气发生炉和燃气用锅炉合并一体,产生煤气和燃烧在同一炉内。减少了煤气输送过程和设备,降低了成本、方便了用户、增加了安全系数,不用除尘器烟尘排放完全达标。生物气化锅炉比一般炉型节煤省电,把烟通过燃烧消除在炉膛内,不需除尘器,既减少了污染,还充分利用了能源,提高了热效率,具有不可估量的社会价值。以一吨炉为例,一个冬天可以节省1.5万到2万元的电费,2吨炉能节省3到4万元的电费。
  这就是丁克敬想要的真正意义上的环保节能锅炉。目前,唐山环保节能锅炉厂生产的十蒸吨及以下锅炉已稳占市场,产品畅销唐山、保定、石家庄、秦皇岛、北京等地,广泛用于供暖、生产、洗浴等行业。
  丁克敬有一个习惯,总爱抬头看天。他说"小锅炉",关联着"大天空"。的确,在某种程度上,锅炉的环保与否影响着天空是灰暗还湛蓝。他用自己能够做到的方式和毕生精力,护卫着我们头顶上的蓝天。
  每一次,为了使研制的锅炉达到预想的效果,他都反反复复的研究、试验,从一个很小的炉子开始试制,一步步研究改进,从0.05,到0.1、到半吨、一吨、10吨……每一次研制,都会遇到资金、人员、场地等很多具体困难,有时甚至到达研究不下去的境地,但是,他从不气馁,除了吃饭睡觉,研制锅炉就是他全部的工作。几十年来他几乎每天工作都在12小时,甚至有时正在吃饭,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赶紧放下饭碗记载下来;有时候已经躺在床上快要入睡了,突然有了灵感,也要爬起来画两笔;还有的时候,看着电视发愣,实际在琢麽他的锅炉技术问题。每一次点火试验,他都亲自现场调试观测结果。
  亲人朋友看到丁克敬这样没昼没夜的干,有的心疼,有的埋怨。把家务活全包全拦的老伴嗔怒地说,老丁在我们家就是个"住店的,家里啥事也不管"。儿子似开玩笑地说,我爸看见小锅炉比看见我还高兴呢。无论大家怎样说,老丁对环保节能锅炉研究的恒心从不改变。
  如今,他把研究的眼光盯在了为农民服务上,一个新的课题在丁克敬的头脑中孕育着:利用太阳能、风能、沼气三者结合的综合能源,解决农民家庭供暖、洗浴、做饭、甚至用电问题。冬天太阳能量低了,可以用沼气补充,在有风源的地方再把风能充分利用,三种能源综合解决一个用户的多种需求,这将是一个前景广阔的研究项目。为此,他已经做了大量的前期调查和可行性研究。并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使这个造福于农民的项目得以实施。
  身居草庐,胸怀蓝天。丁克敬倾其所能固守着对环保节能锅炉研究不变的信念,营造着他生命里第二个科技之春的盎然生机。

作品来源:河北省老科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