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 情 在 沃 土
——记唐山市老科协农业专家团专家 王永存

唐山市老科协

  一年365天,他大约有200多天在农民的庄稼地和大棚里帮困解难,有100多天在服务点上接待农民咨询,有50多天在省蔬菜网视频服务台值班,却很少有时间安稳的呆在自己亲人的身边。
  这就是唐山市农科院副研究员、唐山老科协农业专家团成员王永存的工作、生活轨迹,似乎很简单:一点--农民,一线--农村,但他却走的很执著、很辛苦,也很欣慰、很快乐。他说,他是农民的儿子,他深深地爱着家乡这片土地,深深地恋着身边的每一位父老乡亲。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大牌专家,农民本色。
  王永存有一段挂在嘴边的话:"农民的大事小事,都是我们农业科技干部的大事,也是我们国家的大事。我们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就掌握在农民手中,如果解决不好农民的生产问题,靠进口粮食的话,我们的吃饭问题就要掌握在外国人的手里,那还了得?"在他心里,农业和农民不仅是中国的地,也是中国的天。每时每刻他都忘不了从农村考上农大时那个淳朴的心愿:学好技术,帮乡亲们多打粮,让他们生活的好一些。党和国家重视"三农",他是最真诚的拥护者、践行者。
  几年前,滦南县安各庄镇上百亩露地黄瓜发生白粉病,县内专家已无力控制。这个品种极其稀有,是花巨资从日本引进的用于腌制酱菜的新品种。病害的发生将给农民造成巨大损失。王永存接到求助电话,冒雨于下午4点赶到现场时,田间泥泞不堪,他干脆脱鞋,光着脚一块地一块地的仔细查看完,已是晚上8点多钟。在场的人们无不为之感动。农民根据他开的药方喷洒防治,很快控制住病害,挽回了损失。
  一次,滦县的农民请他去看花生病害,当他第二次带着土壤化验结果返回滦县时,车在半路出了故障,为赶时间他把车放在半路,打车前往。解决了农民的技术问题,他生怕麻烦大家,隐瞒了车出故障的情况,自己坐班车回到半路,设法把车修好,回到家时已是深更半夜。
  选择农业,就要同农民一起吃苦。这些年,王永存的技术和名气就是在同农民一起吃苦中增长起来的。前些年,王永存的爱人经常跟他一块下乡,俩人一起下地、钻大棚,回来作总结。为了积累预测病虫害的历史资料,王永存每天把手机里的天气预报摘记下来,有时手机短信弄丢了,就让爱人作补充。十几年来每天必做,这样的记录他已经积累了好几个大本子。为成为一个有问必答的专家,他历尽了艰辛。
  王永存作为唐山农科院副研究员,不但勇于实践,还潜心研究科研课题,十几年来,共获得科技成果7项,发表论文30多篇,合作编写论著一部。唐山电台、电视台各个栏目频频请他做台、出镜,他不仅成为唐山农民家喻户晓、手到病除的明星专家,在全省甚至在全国也是赫赫有名。各地农民通过网络向他咨询,有时还被邀请到外省现场指导。
  在他心里,为农民干事就是一种本分。王永存是第十届政协委员,2008年他提出:农民补贴不能采取一级一级往下发的办法,应该给农户办一张卡,从银行直接到账户。他的建议被采纳。现在,唐山所有农户都有一个存折,补贴打到账户上,一次到位。这样防止了中间环节出现问题,使全市农民补贴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直补。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百学不厌,百问不烦。
  农民把王永存视为真正的主心骨,有的叫他"小神仙",这是对他精湛技术最通俗、最实在的褒奖。然而,能成为这个"神仙"实属不易。
  王永存原本是研究大田作物和蔬菜方面的专家。但他在实践中发现,老百姓并不知道技术人员专业分的那么细,有啥问题就问啥。这些年,为了达到"百姓问啥能答啥,答啥就能答对啥"的目标,凡是与农业有关的,农民需要的,他都潜心研究,不断扩充自己的知识领域和研究范围。现在,他的手机就是全国农民的热线电话,每天大约接100到200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咨询,问题千奇百怪,他都信手拈来,问不烦,问不倒。夏天,农民早上四五点钟就给他打电话,晚上十点多钟还有咨询。有些农民还时常找到家里咨询,他不在家时,爱人就把农民拿来的病秧子挂在家门口上,他下班第一眼就能看到,所以,很多时候王永存回到家里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拿起病秧观察、解答农民问题。
  王永存说,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土壤,不同气候,不同季节,作物的生长状态、发生病害的情况是不同的,必须尽可能全的掌握第一手资料。所以,他不惜一切时间和机会,认真研究、解答好每个问题,只要能到现场,一定到场察看。这不仅对农民负责,也为以后积累经验。
  为了做到为农民推荐的农药万无一失,有新农药品种上市他首先让两个在农村的姐姐做试验,得出结论后再决定是否让更多的农民使用。宁可让自己的亲人吃亏,也不让其他农民受损失。
  到处都是他解决问题的现场,到处是他给农民传授知识的课堂。
  这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场景。一天,王永存回老家沙浏河杨家屯发丧去世的叔叔,在发丧的间隙,有人发现了人群中的王永存,就不知不觉的咨询起庄稼的病害问题来,结果,咨询的人和围拢听讲的人越来越多。一群穿着孝服、戴着孝帽的人,围拢成了一个临时的技术讲座课堂。这样的课堂超越了情理,超越了场合,超越了时宜,而王永存这样做了,为了他心中的农民,很多超越已成为他工作和生活里的常理。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王永存身手不凡的技术,吸引了省内外很多农业技术投资商眼球。有的老板要高薪聘请他当技术顾问,有的想拉他一起入股办咨询公司。这些年,社会上想利用他的技术和名气赚钱的人不计其数,他都婉言谢绝。即便是通过亲戚朋友来劝说,都没撼动他为农民义务服务的信念。
  他说:国家刚刚取消农业税,农民本来种地就不挣钱,作为国家为农民服务的干部还放下农民去搞这一套?从农民那里捞钱,从良心上过的去吗?这样的钱我永远不去挣,党和国家给我的工资够花了。
  近些年,农民因为种子、农药等打官司是常事,王永存经常去当专家鉴定组组长。这在有些人看来是油水可捞的美差,而王永存只把它当作一个为农民主持公道的舞台。3年前的一天,一个他并不认识的人到办公室找他,专程感谢几天前为他们出面鉴定打赢了一场官司。那人走后,王永存看到办公室多了一个提包,打开一看是满提包现金。他马上意识到是那人故意放下的,赶紧拎起提包往外追,硬是把提包塞回去。并说,办案子实事求是、不偏不倚是我的本分,这种钱不可能收。
  有人说,王永存的身价已超过百万,甚至千万。但他从来不为金钱所动。他说,离钱近了,离我的本分就远了,离农民就远了。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有情有义,善小而为。
  王永存是我市农业技术方面当之无愧的典范,而在很多时候,他的行为已经超越了技术的范畴。人们得益于他技术上的"鬼斧神工",更为他身上闪耀着的中华民族朴实、善良的品格之光所感染、所感动。
  不因善小而不为。在他眼里,农民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为了一户农民的一个大棚,为了农家老太太的一棵果树,他也不辞舟车劳顿。
  丰润的东欢坨,棚菜刚起步,去年亏损严重,其中有一户叫孟庆玲,一个西红柿大棚,净赔1万多元,几乎想放弃经营。王永存帮她出了一个主意,按照绿色食品的标准来管理,提高品质卖高价。为了这一个棚,王永存一周要去两到三次,关键时期就呆在棚里,教她怎么做。果实成熟后,王永存找亲朋好友过来采摘,即帮她买了好价钱,又让大家吃到了健康的原生态西红柿。今年,孟庆玲的这个大棚卖到四穗果时,收入已达2万元。她对王老师由衷地感激。而此时的王永存正在计划着,以她为示范带动更多的人,带出一个绿色产业基地。
  去年春天,唐海县的一个老太太打电话,说家里的花椒树花儿开的太少,希望他给予指点。虽然王永存对此研究较少,但他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当他来到老太太家时,看到整个大院只有这一棵不大的花椒树。老太太说,这棵花椒树虽不大,却已伴随她几十年的岁月。老太太对树的感情,让王永存既理解又与她有一种心灵的相通。他认真做了检查,拍下照片,回来又做了细致的探讨。他第二次来到老太太家,教她学会花椒树的剪枝方法,又把打印好的注意事项留下。
  积跬步而至远。王永存把为百姓做的每件小事,当做他事业的积淀,人生的荣耀。
  一片沃土 一生情怀,一个"农"字,一腔热血。为了这片深情的土地,为了他和农民共存的那一片天,他要用毕生精力去倾注,他要用真挚的爱恋去美化。他希望,把自己的所有智慧都点化成农民丰收的果实;把自己的所有真情都变幻成农民甜蜜的笑容。

作品来源:河北省老科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