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岁月告诉梦想
——记唐山市老科协副会长杜金弘

唐山市老科协

  杜金弘,唐山市人大原副主任、冀东水泥集团原董事长、我国水泥行业知名的水泥专家、高级工程师。他是在一个特殊年代锻造出的中国的知识分子,退休后,已成为唐山市老科协副会长。

励志水泥之路

  杜金弘1946年出生。1963年考入北京工业学院,即现在的北京理工大学,是当时国防科委直属的一所国防工业重点院校。毕业后,在分配民用各部的一些企业名单里,看到唐山启新水泥厂的名字,杜金弘回家的念头油然而生,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唐山启新水泥厂。
  杜金弘在启新水泥厂烧成车间做最脏最累最险的杂工。挖地沟,清废料,搬大砖,此时的他,天天累的几乎没有时间去想什么,只要能挣工资,养活老母亲、弟弟妹妹足矣。
  艰苦的劳动,青春的磨砺,杜金弘融入了与他初衷的理想毫不相干的一个行业——水泥制造。1974年初,杜金弘任启新水泥厂技术科副科长;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恢复建设的紧要关头,他被调到水泥厂的核心部位--水泥窑烧成车间任主任,"三班并作两班干,抽出一班搞基建"。30个日夜,他和战友们绑定在车间,很多时候忘记了吃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觉。震后一个月,启新就把震垮的设备恢复起来,制造出了第一袋抗震水泥;1977年,杜金弘上任启新水泥厂副厂长;1978年,调省建材局任生产处副处长,之后在筹建冀东水泥项目时以省局驻唐山指挥部的身份参加冀东水泥的建设;1982年调任冀东水泥负责生产准备工作;1984年任冀东水泥厂厂长。
  当时,正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初期,我们国家的水泥制造业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而冀东水泥是我国第一个引进的大型现代化设备的水泥厂,当时国家在外汇紧缺的情况下,投资近4亿元,建设中国水泥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项目。作为厂长的杜金弘觉得肩上的担子太重了,而这项工程的难度也太大了。它跟中国原有的水泥厂大相径庭,完全是大型计算机,可编程序控制器,高度自动化,中控室操作。当时在中国,不用说水泥行业,就是其它行业也没见过这样的洋设备。常人难以想像这个设备是怎么运转的,怎么来调整它的各种参数。
  这是一个消化吸收改进创新国际先进水泥技术的攻坚战。尽管在正式投产前杜金弘有些底气不足,但面对上级领导的期望,他必须回答:我们冀东水泥的全体职工,一定能把技术消化好、能把设备管理好、把生产运行好、把企业管理好。
  杜金弘坚信,将生命的能量聚焦于一处,依靠全厂的干部职工征服这个难题!于是,他们将英文日文技术资料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学习研究,将先进的技术装备一个部件一个部件的绘制消化,将整个生产流程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调试试验。好在水泥工艺并不比国防科技深奥,杜金弘在大学所学的数理化、机电光等知识派上了用场。就这样,全厂技术人员和职工硬是靠自己的爱国热忱和技术研发攻坚克难,成功消化了国际先进的水泥生产技术,熟练驾驭了成套进口的技术装备,1984年正式投入生产。第一年就创造经济效益几千万元,第二年又创出了1亿元的经济效益,在全国领先。
  有人惊叹:太出乎意料了!冀东水泥人也为自己的成果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一路高歌,连年在我国水泥行业创出最佳业绩!
  此时的杜金弘匆忙的脚步得以有些从容,他欣慰于踏上了这条水泥之路,虽然没有了梦的世界,但现实让他活得很充实。
  38年了,他与水泥行业不离不弃,情深意长。忘不了让他艰难起步的启新水泥那个杂工车间;忘不了让他成长起来的一个个火热的劳动场面;忘不了信任支持他的那些上级领导,忘不了与他并肩战斗的那些同事和朋友……还有赴伊拉克承包劳务的那一千多个日夜:
  1987年春节过后,冀东水泥厂承担了我国第一个承包伊拉克卡尔巴拉水泥厂生产管理的劳务输出任务。按照主要领导带队出征的要求,杜金弘和228名员工一起踏上了赴伊的征程。
  信念和热忱一直是杜金弘走过岁月的支柱。价值产生信心,信心产生热忱,而热忱则征服世界。这就是杜金弘和他的战友们百战不殆的缘由。

圆梦快乐老家

  2005年,杜金弘调任唐山市人大副主任,分管教科文卫。
  2007年,杜金弘从市人大领导岗位上退休。曾经有些企业想聘请他做顾问。但他都婉言谢绝,而选择了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因为,这是他踏入社会以来唯一一次可以自己决定、自己选择的机会,他不能放弃;因为,老科协的工作性质和宗旨,让他淡忘了很久的梦又浮现在脑海中。
  寻本求源,他对科技工作情有独钟,虽然前半生没直接从事国防科技创新、研究、设计工作,但是直到现在他的心中还有一个未了的情结。老科协就是老科技工作者的家,是圆梦科技事业的最佳平台。或许,正因为对科技事业的眷恋,他找到了一片属于自己理想中的心灵的栖息之地,通过老科协这个平台。
  作为老科协副会长,他分管工业口的专家服务团工作,提建议,建言献策,技术服务,论证咨询,技术上的创新项目等等……每一项,他都会极其认真的去做。
  在这里,他遇到了更多与他心心相通的知音。这些老科技工作者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各自在不同的科学领域钻研了大半生、积累了大半生、奉献了大半生。他们虽然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可他们的技术依然是我们国家所需要的,是社会经济民生所需要的,他们技术上的一些建议、主张可能都是他们一生研究、思考的价值很高的财富。埋藏它,是一种奢侈和浪费,而开发它,便是一种科学和明智。
  杜金弘坦言:"无论从国家政府角度,还是从社会民生角度,老科协的工作都是很有意义的、不是可有可无的。从科技工作者这个角度讲,科技人员在第一线积累了一辈子的东西,往往是到他退休、到老年的时候得以升华。有些科技人员在职工作期间受职责环境的限制,受领导意志的限制,还不一定能写出很多价值高的东西,在职的时候干的工作不一定是真正符合你积累的工作,不一定有时间总结、有机会提炼、有空间释放,但是他在积累着。退休了,反而有这个心思、这个愿望强烈了,可以实现了"。
  其实,这是他对老科协工作的诠释,也是他自己心声的反映。的确,老科技工作者们的一些见解、建议,社会需要、领导也需要。
  杜金弘对老科协开办的刊物《老专家视点》情有独钟,那是承载老专家建议、献言献策的一个载体。4年来,通过《老专家视点》传递给市领导的专家建议受到了市领导的重视,很多建议得到市领导的批示,为唐山的科学发展、经济腾飞作出了重要贡献。
  其中,老科协专家服务团建材组经过认真调研、整理写出了调研报告,他亲自执笔的《关于唐山水泥工业结构调整和节能减排的几点建议》,受到市委书记王雪峰、市长陈国鹰的高度重视,予以批示。《关于振兴唐山陶瓷的几点建议》,《关于设立我市食品工业园区的建议》,《关于加快我市现代医药物流发展把医药产业做大做强,确保人民群众用药质优价廉的建议》等,都受到了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市委副书记周仲明、副市长辛志纯等市委市政府领导都多次做了批示。
  看到市领导《关于设立我市食品工业园区的建议》批示后,市发改委一个副主任带领两位处长,亲自到老科协了解情况,倾听老科技工作者的意见,并将其纳入他们的整体建设归划。
  对于老专家们送上来的建议,杜金弘都要亲自审阅、修改,他说,专家建议就是要有真知烁见,只要从我这个口出去的专家建议就不能马虎、不能滥竽充数,要真正保证它的"含金量"。
  在老科协,杜金弘忙碌并快乐着。他找到了一种圆梦感,一个老来的归宿点。他钟情于并献身于自己选择的事业。

作品来源:河北省老科协